无码内射后入

无码内射后入

今肝旺之极,乃肺金之气衰极也,不助金以生肺,反助木以生肝,则肝愈旺矣,何畏弱金之制哉。虽然不言其所以不可轻用之故,而概置不用,亦一偏之辞也。

最消酒毒,一缸佳酿,只消一枝柘木入之,即变为水。夫茜草本行血之药,行血而反能止血者,引血之归经耳。

况吾须之白而乌,乌而白者屡矣,乃自不慎酒色,非药之不验也,盖服乌须之药,必须绝欲或疑何首乌既能延年,而神农未尝言,先生又薄其功用之缓,是此药亦可有可无之药也。况又有引经之药,引入于各经之中,火安得而不平哉或问山栀子泻火,能泻膻中之火,膻中,相火也。

 故既治本,不必更治标或疑半夏性燥,故便子治湿痰也,不识用何药以制其燥,并可以治热痰乎?试看北地妇女,当饥馑之时,三五成群,采蒲公英以充食,而人不伤者,正因其泻火以生土也。

乃佐使之药,不可为君臣。夫阳药补阳,阴药补阴。

夫须发之早白也,虽由于肾水之干燥,亦由于任督之空虚。 然不佐之归、芎、参、术,单味未能取胜。

Leave a Reply